靠AI技术拿下迪拜600MW槽式光热项目液压跟踪系统全部订单 这家中国供应商是如何做到的?
发布者:lzx | 来源:钛媒体 | 0评论 | 738查看 | 2019-08-07 17:38:54    

迪拜,一个全世界极尽奢华的城市,它用40年的时间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了中东金融中心。但是,国际油价的低迷,让这座靠石油换美金发展起来的城市失去了强大的经济增长引擎。


为了弥补可以遇见的石油经济缺位,迪拜花百亿美金建造了沙漠滑雪场、七星级帆船酒店及人工棕榈岛,将重心放在了金融和旅游业。然而,这些还远远不够,目前,摆在迪拜前面的最大问题是能源转型。


位于沙漠中的迪拜属于亚热带气候,夏季平均气温有时会达到50度,夸张一点来说一年12个月,迪拜可能只有1个月不用开空调,耗电量可想而知。在水资源上,迪拜又极其匮乏,人均水资源量不足900立方米。不能靠水利发电,对电力又有极强的需求,迪拜的发电方式或许只能靠充足的太阳能来解决。


4年前,迪拜发布2050年清洁能源计划,根据战略,2020年迪拜清洁能源比重将占总发电量的7%,2030年将占35%,2050年将占75%,在这一背景下,全球规模最大950MW光热&光伏混合发电项目在迪拜诞生了。记者了解到,该发电站占地3000多万平方米,建成后,每小时发电量可超过95万度电,该项目也因此被称为“超级工程”。


950MW光热&光伏混合发电项目是迪拜水电局开发的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太阳能园区第一阶段第四期太阳能发电项目,项目业主为DEWA、ACWA Power以及中国的丝路基金,总投资额达157。8亿迪拉姆(约合人民币288。5739亿元),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典型项目,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2018年11月28日见证了该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


去年年底,超级工程启动后,一家来自中国的创业企业作为该项目的唯一中国设备厂商中标,为超级工程提供超过万台的液压跟踪设备,能够中标该项目,这家企业的绝招正是现在红极一时的“AI”。


※ ※ ※ ※ 


正如前文提到的,在迪拜950MW光热&光伏混合发电项目中,超过一半的电量来自3台200MW导热油槽式储热发电机组。


在导热油槽式储热发电系统中,液压跟踪系统是不可或缺的部件。据记者了解,整个3*200MW的导热油槽式储热发电机组需要用到上万台液压跟踪设备,这家中标的中国创业公司——旭孚(北京)新能源科技三分快3要做的除了提供液压系统,还会在每件设备上留下AI接口,为发电站提供全生命周期的管理维护。


按照传统的自动化方案,这上万台液压设备上将被安装几万个传感器设备,再通过PLC(Programmable Logic Controller,可编程逻辑控制器)将数据传输到中控室,相关方根据中控室收到的实时监控进行人工运维。但这种传统的方案似乎并不适合这个建在沙漠中的超级工程,因为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解决:


1。迪拜濒临波斯湾,项目建设地距离海边只有50公里,由于海水含氧量、海洋大气等多方面的影响,海水腐蚀性特别高。被腐蚀后,太阳能发电设备的精度和寿命都会降低,需要加强设备的检查和维护。


2。该项目占地有上百个足球场那么大,地表温度60度,没有人希望长期在这里工作,原来的设备供应商最多待个2-3年就撤了,当地又没有这样的高级人才,必须减少项目运行过程中人的干预。


3.上万台液压系统的运行数据和几万个传感器的采集数据,都在实时的向服务器和中控室传送海量的数据和信息,造成网络负载非常大,服务器不仅分析、分检海量的数据,后端的数据存储和再利用承受的压力也会越来越重,后期的运维和设备升级成本会飞速的增加。


不出意料地,该项目的槽式镜场技术提供方最终放弃了传统的自动化方案,选择了旭孚的液压+AI的方案来推动这样一个超级工程建设。


纵览市面上的供应商我们会发现,做AI的公司到处都是,做液压的也有很多,但AI公司主要做AI平台和算法技术;博世力士乐、派克、贺德克这样的液压服务商则主要生产纯液压设备;西门子也主要是提供整个电站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服务。如果细化到垂直领域,将液压与AI两个场景结合到一起,我们就会看到市场留给这家创业公司的机会了。


※ ※ ※ ※ 


具体来讲,旭孚采用的是一种边缘计算的方式,他们在方案中把数据采集、分析和计算全部放到了本地液压设备,本地液压设备只向总控室传输终端分析得出的设备运行状态信息,这样便减少了无效数据的传输,提高了数据通讯的稳定性。


另外一方面,旭孚还将过往依靠的人工经验全部转换到边缘设备,这样通过核心的算法去判断电机、泵、阀的寿命和性能,然后根据油液温度、清洁度及当天支架的运行角度等,做出预测性维护数据,降低了停机风险。


记者了解到,在整个液压跟踪系统中,FPU高精度控制器是旭孚的核心技术,在不大量使用传感器和高精度液压元件的前提下,FPU控制器依然能够根据智能算法来进行高精度的控制。同时也会利用每天跟踪系统收集的大数据进行本地化分析,做出自适应的姿态调整,使得跟踪精度始终处于最佳范围,且设备运行时间越长跟踪精度越高。


旭孚通过核心算法代替了全流程传感器,不仅节省了液压设备本身的成本、提高了控制精度,同时更能够为客户在其他设备上节省大量的成本,实现了客户不降低质量的前提下逐步降低成本的要求,最终节省成本额高达千万。


因为靠近海边,项目设备的安装需要考虑到腐蚀问题,但是如果一万多台设备都按照防腐蚀的高标准进行建设,对于项目方来讲又是一项不菲的开支。


“允许设备降低一些防腐蚀的技术要求,降低以后对设备寿命、精度会有哪种程度的影响,我们会通过数据分析进行评估,确保最终不会超出可接受范围。”旭孚CEO朱伟向记者表示。


另外,在设计产品的过程中,旭孚也考虑到客户对人工智能方案成本的把控:如果一开始就让给客户使用人工智能+液压的方案,成本很高,客户或许不会接受。所以在产品的设计上,旭孚采用了两步走方案,第一步,把留好所有人工智能接口的的硬件交付给客户,先不上人工智能系统,控制住初始成本。第二步,将人工智能硬件逐步升级为人工智能方案。


※ ※ ※ ※ 


迪拜该超级发电项目总投资288。5739亿元人民币,旭孚负责的600MW槽式光热发电液压跟踪系统,只涉及几亿左右的金额,相对整个项目来讲不是很多,但当你知道这家公司只有10个人,10个人中只有6个人在负责该项目的时候,就会感到吃惊:6个人如何cover包含上万台液压设备的的上亿项目?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旭孚CEO朱伟早年曾供职于德国博世力士乐公司,主要负责中国太阳能和盾构机业务。后来,德国博世集团由于业务转型,解散了太阳能团队。于是,朱伟与前同事RALFHUENBER一起创立了旭孚。现在,HUENBER在德国有一个3-4人的小团队专门负责旭孚的业务。


关于中德两个团队的合作,由于旭孚离市场更近,所以产品的方向、客户的具体需求是什么由中国团队来定,德国团队负责搭产品框架,然后再将项目里最核心的研发设计拿出来由中国团队做,非核心的就交由外包公司。


在供应商上,旭孚将他们分为主供应商、次供应商。记者了解到,旭孚会在前期谈好所有设备元件的选型,然后统一交给主供应商进行集成管理。这种主供应商,迪拜项目一共有四个,这四个里面也有一个大的主供应商负责其他三个供应商产品的组装。


虽然是一家体量很小的公司,旭孚对供应商的选择也有一些技巧,“小的传统设备厂商肯定不会和我们合作,因为他们最重要的是考虑利润,但是迪拜这个项目报价本来就低,再层层分下去利润就会越来越小。”朱伟分析道,大的供应商就不会特别考虑利润问题,他们反而更注重开拓新的市场以及参与迪拜超级工程能够给企业带来的附加利益。


有策略地选择供应商的正确性,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体现了出来。记者在采访中得知,旭孚有一些国际性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在欧洲、美国都有布局。签订合同后,旭孚的甲方公司要求旭孚在两个月内赶出第一批货。当时,旭孚与供应商的合同还没有签好,也正值中美贸易摩擦。


时间紧任务重,供应商们都非常配合,所有的设备能转移生产地加快生产的都进行了转移,一些美国的订单转移到英国或者德国的工厂生产,有的货期比较长的设备,比如控制器上的盒子原本计划是在瑞典生产,后来则改成了韩国。


“能够完成这么大的项目,仅仅靠我们6个人是不够的,我们也调用了集团的工厂、人员、资金、供应商资源等等。”朱伟坦言。据了解,旭孚的母公司是康达新能源设备股份三分快3,2001年创立,目前已在新三板上市,主要提供新能源发电解决方案。


※ ※ ※ ※ 


从目前来看,旭孚的竞争对手主要是传统的液压设备厂,但是这些厂商还没来得及跟上人工智能的步伐,思维比较固定,大部分还按照原来的生产模式做泵、做阀。


“甚至一些公司的传统部门势力很强。一个做液压的部门,它的主导权一定在液压设备里面,突然有一群做控制的人说以后你们按我的要求做液压+AI,他们可能理都不会理你。”朱伟分析。


另外,还要一类厂商未来一定为向人工智能转型,比如西门子。但西门子这样的跨国企业一般会做标准化的AI,不会垂直于某一个领域,以太阳能这个行业为例,如果发电站购买通用型AI功能的控制器,可能只能使用其10%到20%的功能,还有80%的的功能是浪费掉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成本的浪费。


“如果说西门子、阿里、腾讯等企业做的是智能工厂、智能制造业,那么旭孚就是这些智能工厂的最后一公里,提供智能工厂里的智能工位:液压+AI。”朱伟表示。


所以,朱伟对未来旭孚的生存空间持一个非常乐观的态度,下半年,跟随中国发改委“一带一路”的中阿产业园计划,旭孚会在阿布扎比建立自己的智能化运维中心,该运维中心可以覆盖整个中东地区。智能化的运维中心对客户来说是必要的,因为在设备装上人工智能之后,后端的运维需求也会随之增长。


朱伟预判:“在一个电站的生命周期里,客户或许只买一次我的设备,但是后面的设备维护和运维市场却有两倍那么大。”


旭孚也有在中东拓展迪拜之外市场的计划,像沙特阿联酋、约旦、科威特等这些国家,他们面临能源环境是类似的,向清洁能源转型是这些国家的未来趋势。朱伟认为,中东国家的液压+AI市场总量不会比中国市场小,他们希望在做好迪拜超级发电工程、旭孚的产品经受过国际标准考验之后,反过来再做国内项目,会有一个比较好的预期。


记者从公开数据了解到,未来10年,太阳能光热发电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液压+AI将是电站未来的发展方向,而旭孚凭借迪拜超级发电工程,已经拿下了600MW,是全球过去一年新增项目的最大供应商。旭孚的愿景是在接下来的3-5年能够占到新增市场的50%。


未来,朱伟向记者表示,太阳能行业只是旭孚拓宽产业链的一个突破口,以后会慢慢向冶金、海事海工、工程机械、机床等行业做进一步AI化的尝试。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上海时时乐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欢乐生肖 三分快3 上海时时乐 福建快3 一分时时彩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极速3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