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cama1电站将重启 Abengoa欲联手国内EPC开拓中国市场
发布者:本网记者Jennifer | 来源:CSPPLAZA光热发电网 | 0评论 | 2255查看 | 2017-04-28 17:41:00    
       CSPPLAZA光热发电网讯:自2015年11月起,西班牙Abengoa公司正式宣布启动破产前程序以来,到其负责开发的智利Atacama-1塔式熔盐光热发电站建设搁浅,这一光热发电巨头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时隔一年之久,Abengoa的资产重组情况如何?由于资产重组而停建的项目最新的进展如何?Abengoa作为一家拥有丰富电站开发经验的大型EPC商,是否会参与中国光热市场?就上述热点话题,CSPPLAZA记者日前对Abengoa太阳能公司副总裁Michael Geyer进行了专访。

  Abengoa资产重组已完成Atacama-1光热项目年内重启

  Michael Geyer表示,Abengoa已于今年3月31日正式完成资产重组。

  “由于非洲的100MWXina项目和沙特阿拉伯的WaadAlShamal(总装机量为1390MW)混合电站中的50MW槽式项目,在进入资产重组进程之前,项目融资已经基本完成,因此,两个项目并没有受到资产重组的影响,一直在稳步推进。照此看来,Xina电站可以如期投运。”

  而同样由Abengoa开发的智利Atacama-1塔式熔盐光热发电站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该电站由于因项目开发商破产重组,资金链断裂而暂停建设。据介绍,该项目的100MW光伏项目刚刚建设完毕。而110MW光热项目将于今年内重启。

  为削减开支、减轻公司债务压力,Abengoa方面还表示,其承诺将专注于电站的工程、建设以及建成后的运维工作,但将不再作为项目投资方来主导此项目的开发。而这也是其破产重组计划中的一部分。

  Atacama-1项目坐落于Atacama沙漠,该地区的辐照资源在全球都属前列。此前,该项目在智利国家能源局与智力经济发展署联合举办的竞标中胜出,并成为智利地区的首个光热发电站。

 图:Abengoa太阳能公司副总裁Michael Geyer

    Atacama-1光热电站将避免重蹈熔盐塔电站熔盐罐泄露覆辙

  近期,美国的新月沙丘电站和西班牙的Gemasolar电站的熔盐罐相继被爆出发生熔盐泄露和损毁事故,不仅业主要支付高额的修复费用,整个电站系统都无法继续运行。Abengoa是如何看待熔盐泄漏这一问题的呢?

  Michael对此表示,Abengoa曾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成功建设了装机规模达280MW的槽式光热电站,并没有出现类似问题。而熔盐泄露事故之所以易发生在塔式光热电站,而非槽式电站,真正原因就在于熔盐塔电站和常规槽式电站的存在区别。具体而言,槽式电站的运行温度在400摄氏度以内,而熔盐塔电站的运行温度则高达550摄氏度左右,因此后者的罐体必然需要面对明显的冷热交变和更大的热应力,这就对熔盐罐的设计和焊接等方面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运行温度的提高对冷热罐罐体的材料也提出了更为严苛的要求。槽式光热发电站的冷热罐一般采用碳钢材料,而熔盐塔的冷热罐则必须使用更耐高温、耐温差的合金不锈钢。

  但Abengoa即将重建的Atacama-1电站采用的技术路线与新月沙丘电站相同——熔盐塔式。将配置17.5小时储能系统,如此之长的储能时间就意味着会配备大规模的储能系统。那么,Atacama-1电站的储能环节是否也会出现问题呢?

  “Abengoa有自己的专有技术,当然也将吸取此前项目的经验和教训,以避免类似问题出现在我们的项目上。”Michael对CSPPLAZA记者说。

  进军中国光热市场战略——中外合作、成立合资公司

  Abengoa作为全球领先的光热电站开发商,在光热发电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累计建成光热项目装机超过2000MW,目前在智利等全球多个光热市场都有项目在开发。面对蒸蒸日上的中国光热市场,Abengoa等大型海外EPC商会如何切入中国市场呢?

  Michael认为,中国光热市场前景广阔,因此吸引了众多国际知名光热企业。但中国的项目开发商更倾向于选择价格上占优势的本土EPC商。我对此表示理解。但我认为更好的方案肯定是中外合作,建立合资公司来共同开发项目。自1997年成立之初,Abengoa在光热发电领域深耕近20年,拥有卓越的技术、较强的融资能力以及大型槽式光热发电项目建设经验。基于此,我们将毫无保留地向中国开发商提供领先的光热电站建设和运行维护经验。我们也曾和国际上的一些公司合作来共同开发国际上的某些项目,并取得了成功,我们对类似的合资非常有信心,也希望与中国的相关公司有类似的合作,或和中国公司一起开发一些国际项目。

  中国首批光热示范项目建设仅剩约20个月的时间,总装机量约为1.35GW。Michael认为,要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达成如此高的目标,中国必须吸取国际上光热发电站的建设经验。Michael表示,“根据Abengoa多年的光热电站建设经验,20个月的建设时间是非常紧张的。

  以国际上的光热电站开发为例,西班牙首个50MW光热电站建设时间为30个月。不久后,同样的项目规模,Abengoa通过模块化槽式系统,将最快的建设用时缩短到了17个月。而这一切是建立于西班牙全年气候较为温暖,没有严寒气候拖延工期的基础上。同样地,在气候温暖的南非,首个100MW项目也花了27-36个月才完成。对比来看,中国的大多数示范项目目前仅剩20个月,很多项目还没有真正开建,且中国西部还存在冬季严寒造成的施工无法开展的问题,尽管我们相信中国承建商的高效率,但这样一个工期也是十分有挑战的。”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河北快3代理 易中彩票注册 上海时时乐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北京幸运28 极速快乐十分 北京幸运28 三分PK拾平台 PK10牛牛 快乐赛车